首頁 新聞 專題 州情 文化 融媒 視頻 圖庫 公告 旅游 紅云 電網 經開區

幸福是什么

作者:田東梅 來源: 紅河日報 時間:2019-11-03 11:13:29

  打開房門,廚房里傳來了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音,整個客廳彌漫著飯菜的香味,不用說,這肯定是我媽又來給我做飯了,她怕我的工作太忙、吃飯草草應付,所以每隔幾天,她早早地到地里摘下最新鮮的蔬菜,大包小包提著趕最早的一趟公交車,然后在我下班之前把各種蔬菜加工成美味的菜肴。幸福是什么?幸福就是不管你走到哪里,都還有一個人牽掛著你,季節變換的時候你是否加衣了,工作繁忙的時候你是否按時吃飯了。這個人就是娘,這個人就是媽,這個人給了我們生命,給了我們一個家,走遍千山萬水,看過潮起潮落,歷經風吹雨打,嘗盡酸甜苦辣,不論我走多遠,永遠眷戀著您。

  “媽在,兄弟姐妹是一家;媽不在,兄弟姐妹是親戚。”童年的幸福,來自于媽的笑臉,來自于媽在家中做著針線活的等待,來自于媽放下肩上的重擔,把你擁入懷里,聞著媽身上熟悉的汗味,看著媽滿臉的笑容,這就是幸福。家中如果沒有了媽,房子就是冰冷的四面墻,不會再有溫度,家中如果沒有了媽,就不會有飯菜的香味,就不會有歡聲笑語。小時候放學一回到家,連書包都來不及放下,滿院子的找媽,看到媽忙碌的身影,聽到了媽的應答,心才安下來,開始拿出書本安靜地做作業。小時候家里缺油少米,媽每天早上都提前起床炒一碗“油炒飯”給我吃。鍋里放一點油,把冷飯倒進去,翻炒幾下,再放一點鹽巴,一碗可口的“油炒飯”便做成了。吃了媽做的“油炒飯”,我一整天都精力充沛,長大以后吃過各式各樣的炒飯,都沒有媽做的“油炒飯”好吃。

  臨近高考的時候,由于學習任務重,我連續幾個周末都沒回去,媽總擔心我的身體承受不了,每隔兩個星期她都會來看我一次。“你媽來了,快去。”一天,正在教室做練習題的我聽到同學的叫喊聲,連忙跑出來,只見媽腳上沾滿了泥巴,褲腿早已被露水打濕,汗水正順著她的臉頰淌下來,手上提著一個袋子,袋子里裝滿了各種吃的東西,媽用驚喜的眼神心疼地看著我說:“我囡又瘦了,不能因為學業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了。”邊說邊從袋子里往外掏東西,“這是剛剛從地里掰回來的新鮮苞谷,趕快趁熱吃。”我頓時熱淚盈眶,為了能讓我吃上新鮮的苞谷,媽可能很早就起來摸著黑到地里掰最新鮮的苞谷,看著媽手上被苞谷葉劃的幾道傷痕,頭發上還掛著幾朵包谷花,我的心忽然疼起來,除了用功讀書,我找不到其他任何方式來報答她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我終于考上了大學。為了供我讀書,媽媽什么苦活、累活都干了,單純的種植農產品已經不能滿足我的學費開支了,為了能掙到我的學費,媽到離家10公里遠的復烤廠里打煙包,上夜班比上白班多5元錢,媽總是搶著上夜班,不知道多少個夜晚,媽獨自一人打著手電筒,騎著自行車在漆黑的夜晚穿過大片的墳場、坑坑洼洼的田間小道回家。媽總跟我說她從小膽子就特別大,不怕黑,在復烤廠的活計很輕松,還沒有在田里干活累,媽說的話我特別信,因為她從不說謊。直到多年以后我參加工作了,無意間聽到媽跟旁邊的嬸子說,她在復烤廠干活每天都要流一碗的汗水,從沒休息的時間,腿都要忙斷了……

  大學畢業的時候我考上了公務員,在離家100多公里的外縣,我在那工作了5年,5年里,媽去看過我一次,她去看我的時候從縣城到我所在的鄉鎮一路顛簸花了3個多小時,回去后一到晚上就做夢,夢到我工作的地方山高坡陡,每次醒來時淚水已經把枕巾打濕了。我終于接到了調回家鄉工作的通知,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媽,媽在電話的那頭突然沉默了,我知道她肯定是哭了,這個消息讓她等了5年,她牽掛了我5年,心疼了我5年。我終于回到了媽的身邊工作,每個周末,媽都要來看我,每次來她都帶著家里種的各種瓜果蔬菜,她怕我經常加班,吃飯不規律,就包了很多的餃子、包子放在冰箱里,不管多晚回到家我都能吃到媽做的東西。

  我把幸福定義為:不管你多大,媽在,家在,有媽的地方,就有家的味道,就有勞累之后棲身的地方,就有一個心靈勞累之后停靠的地方。回家找媽是人們多年來養成的習慣,推開家門,能叫一聲“媽”,能看到媽忙碌的影子,聽到媽的應答,能吃到媽做的飯菜,能跟媽聊聊生活中的委屈,能靠著媽睡個安穩覺,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幸福。

(責任編輯:李玉清 審核:喻自洲)
1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頂部
倒卖球鞋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