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新聞 專題 州情 文化 融媒 視頻 圖庫 公告 旅游 紅云 電網 經開區

以石頭裂縫為國界

作者:艾吉 來源: 紅河日報 時間:2019-11-03 11:18:17

  上回去金平縣馬鞍底,第一站是天生橋。叫天生橋的地方很多,這里的天生橋會怎么樣呢?繞了多少七彎八拐的路,頭都繞暈了,到達一個寧靜的彝族小村莊邊。走過去一小段路后,就是天生橋了,是中國、越南的交界處。大白天,人煙稀少,偶爾只見跑動的娃娃,放牛的,干活的,受外人打擾而抗議一兩聲的狗,寂寞了打鳴解悶的公雞。要說特地來玩的,就是我們4人。所謂天生橋,則是不到一米距離的石頭裂縫,跨一腳,便踏在兩國。當時的念頭是,不必辦什么手續,不經意間,我只要腳往那邊跨一步,就算是“出國”了,暗暗有些好笑。我有些禁忌,并沒有“出國”。空氣,吹來吹去,在兩國間隨意出入,誰叫它們的身份是自由?鳥呢,在兩邊飛來飛去,它們是不分國籍的,不需要什么證件。水呢,亙古就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,按它的性情和線路,不停地趕路,跟紅河相會后,再被遠方的大海接納。

  兩國的邊民都是同樣的民族:哈尼族、彝族、苗族、瑤族等。在同樣高聳入云的大山上,從底下的河谷到山區,同血脈同語言的兄弟姐妹,在河流的兩邊,生活了多少年?他們雞犬之聲相聞,友好往來,和諧相處。

  在高處就聽到了龍脖河的咆哮。我們在樹林間摸著崎嶇小路下去。哦嗬……嗯……在第一眼見到河水和石頭時,我們幾乎都身不由己地發出這么一聲長長的感嘆。此外的話,不管使用多少溢美之詞,都是廢話。我們都有豐富的閱歷,見過許多優質的水和石頭,人夠世故了,但此刻,一下子脫去了世俗的心具面具,全都像不諳世事的娃娃。是的,天生橋的水和石頭,跟別處的不一樣。不一樣在于,它是馬鞍底的水和石頭,在這靜謐的一角,它們依然保持著童子之身。這個世界差不多被污染完了,這一角,由于它的偏僻、閉塞,使它得以擋住外面的喧囂。躲在深山無人問。這就是它的幸運。它怎么無人問呢?世世代代的邊民,勞動生活在它的身邊,受它的養育。他們有感恩之情,誰也不會有意傷害大地、森林,在靈魂深處守護好賴以生存的美景。在別處,當我在某些地方,目睹大地被搞得千瘡百孔,河水臭氣熏天,真是氣不打一處來。在這里,泥土一樣樸素的邊民,如此護命般地護著大自然,我又得發瘋似的叫了。且慢,在這里亂叫,是對大自然的不敬。我們傻里吧唧的跳進水里戲水,爬在石頭上親石頭。我們很少說話,只用動作表示感動。在大自然懷抱中,我們也成了自然之神的一員。我撿了幾塊石頭,想帶回去,但突然想到,這是對大自然的褻瀆,便放回水中。至于在河流中游泳,我想都不敢想,我這副身軀不配接受它的恩典。照相是可以的,不會影響到河流的容顏吧?我也只是少少照了幾張。最好是把它完美地裝在心里。風吹般飛逝的歲月,許多人事我忘光了,馬鞍底的天生橋我怎能忘。醒著時會想起,睡著時會夢見,伸出手,河流和石頭仿佛在身邊,清涼清涼地捉摸到了。

  又有了重返馬鞍底的機會。

  2019年5月舉辦的金平筆會,組織者特意把采風的地點定在馬鞍底的幾個景點。坐在長途汽車上,昏昏沉沉的,有時觀望窗外掠過的瘋狂綠色,心境又不禁明朗起來。第一站也是天生橋。不難想象,那里肯定不再有當年的靜謐。久旱無雨,太陽辣。下車時,但見密密麻麻的人,一派熱鬧。說是當地的趕集天。我們幾十號人,加上其他的觀光游覽者,更加上趕街的數百人,天生橋似乎一來就告訴我:幸虧你以前就來過,我現在成名了,想靜也不可能了。

  我們一行有幾個哈尼人。知道越南過來趕街的有哈尼人,便急于想跟他們搭上親。從衣著和外表上又分不清是哪個民族,隨便碰著人就拉住問:你給是越南的哈尼人?問錯幾回后,還是問合了。“我是中國某某地方的哈尼人。”他們壓根兒沒聽說過某某地方。我記得我是第一次跟越南的哈尼人打交道。盡管隔離時間長,語言有些別扭,但慢慢地以比手畫腳配合,還是拉響了同胞顫抖的心弦。或許,他們是一兩百年前從中國遷徙過去的。落腳的根扎在哪里,哪里就成了自己的家園。彼此沒法放開交談,我含兩滴淚送他們的背影遠去。

  我會說幾句瑤族(藍靛瑤)的招呼話,這里是紅頭瑤,我迎上去熱情張嘴,人家像聽外星人咿咿嗚嗚,搖頭,用漢語回話:嗯,不會聽。在我的故鄉,藍靛瑤女性的服裝非常漂亮,這邊紅頭瑤女性的服裝同樣迷眼。這是跟大自然共生共存的民族“美”的勝利!

  采風者一行,除金平人外,多半沒有到過天生橋,多半又受著天生橋的誘惑。他們順著陡峭的臺階,直沖向龍脖河。我慢慢跟在身后,細細觀察著四周,既復習以往的景物,又希望有新的發現。人們跟我們上次來一樣,一陣陣“哦嗬嗬”在山谷上空回蕩。不說人山人海,人家早已趕在我們前頭,一茬茬,男女老少,花花綠綠,紅紅白白,赤腳露膊,猶如各類鴨子聚會,在水里,在石頭上,玩開了。河水依舊,石頭依舊,青山依舊。一切都跟我初次見到的相仿,變了的是人數的猛增,那份水聲中能聽到的恬靜鳥聲沒有了。但人散后,那份恬靜又會恢復。人們老遠八遠趕來,就為這攤水、這堆石頭,懷著這種朝圣的心情,平常身心積累的污垢,消融了,就像重新做了一次人。我沒有下水,彎下腰捧了幾把水,柔柔的、清清的、涼涼的。我也喝了幾口,水血液般走遍全身。踩了幾塊石頭,它們被雕塑出的不可思議的模樣,用“鬼斧神工”來形容以外,我沒能想出更好的招數。鬼斧是什么呢,神工又是什么呢?誰見過鬼神?它們不外乎是我們天天嘴上喊的大自然,人類不過是它們庇護的嬌嫩的娃娃,它們擁有著人類難以想象的神奇力量。在自然面前,“人定勝天”是多么蒼白的謊言。我雖沒下跪,心里卻跪過無數次了。

  我一直擔憂著,在這個到處“亂開發”的年代,天生橋能否躲過厄運。還是要感謝我們兩國純樸的邊民,他們做到了,拿套話講,就是像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保護天生橋美景。也要感謝我們的執政者,沒有導致開發一處旅游點破壞一處的悲慘下場,而是把美景原樣提供。而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求美的人,千萬千萬要珍視每滴水的潔凈、每片葉子的碧綠、每朵花的艷麗、每塊石頭的斑斕。

  我在遐想的時候,不時仰望越方的大山。一座上面是另一座,另一座上面還有另一座。最高處被白云烏云輪流繚繞、覆蓋,無法看清它的真面目。如果愿意相信,那上面一定有天生橋的神靈居住。我方的山,也不甘于當小個子,一座蹦到天上去。那上面何嘗沒有神靈居住。

  臨走時,我想起幾十年前讀小學時的一篇課文。記得里面有這樣的句子:中越兩國山連山、水連水……中越兩國人民有著牢不可破的友誼……

  有天生橋作證,有青山河流石頭作證,有雙方的邊民作證!

(責任編輯:李玉清 審核:喻自洲)
1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頂部
倒卖球鞋赚钱吗